神彩争霸app官方下载安装

首页 > 海洋故事 > 正文

南海博弈由双方转向多方,趋向尖锐复杂态势

发布时间:2021-04-21 21:08:41 
\
\

中国隔着南海与五个国家海上相邻,分别与越南、菲律宾、文莱、印尼、马来西亚相邻。这种多国相对的海洋地理态势,使开发南海海洋经济面临十分复杂问题。各国渔船出港不久,不免相遇,易于产生越界捕捞等问题。中国与这些海上邻国都没有正式海洋划界。只是与越南在北部湾一段正式划界了。由于大多数没有正式划界,产生的渔业纠纷反映更直接,因为渔船数量多,活动范围广,关系各国的国计民生,更易于世界公众所关注。

中国是世界上海洋渔业大国,2016年全国海洋渔业产量1328万吨(2017年中国渔业统计局监)排名世界首位,这是与中国是世界人口大国需求相适应。但是东盟也是人口众多国家,渔业发达,对海洋渔业依赖性很强,海洋捕捞业也是诸国主要经济产业。

2020年一月份印尼跳出来挑战中国南海海洋权益,是一个新动向,使南海海洋渔业争议呈现越发复杂。我国渔船在南沙传统西南渔场,靠近纳土纳海域开展作业,遭到印尼军舰堵截,企图抓扣我渔船,在发出紧急求救信息后,我海监船队赶到并与印尼军舰海上对峙,在我强大海监船队压力下,使印尼海军企图落空。事发后,印尼派军机及更多军舰再次到纳土纳海域展示实力,印尼总统佐科登陆纳土纳岛宣誓主权,并表示要从爪哇岛调集100多渔船到纳土纳把中国渔船排挤出去。在此后的记者发布会上,我外交部发言人表态,中国承认纳土纳岛主权归印尼,中国没有疑义,申明纳土纳经济专属区与中国南海九段线有重叠,在重叠海区是中国渔民传统西南渔场,拥有千年以上历史性权利。印尼蛮横不承认中国南海九段线,指其不符合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。这是他们不尊重历史,片面理解,歪曲解读《公约》的结果。根据国际法通行的“法不溯及既往”原则,1994年生效的《公约》不能否定在这之前长达千年的中国历史性权利。不能单方面判定1994年之前的不算数,而必须按照1994年《公约》才有效用,这不是对法规基本原则的无知,就是有意狡辩的伎俩。

过去我们认为南海问题上,中国主要对手是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,而与中国没有岛礁之争的印尼不构成主要对手。这次印尼跳出来挑战中国海洋权益,可能有深层原因。尽管中国已承认纳土纳是印尼主权岛屿,但印尼似乎得寸进尺,否定中国九段线,不承认中国历史性权利,并声称这个问题不容谈判。其意图是通过单方面主张专属经济区攫取海底油气资源,这比表面上渔业争议的经济利益更大。

今年以来,印尼已在纳土纳经济专属区抓扣越南渔船,马来西亚雇用英国石油公司钻井船在万安滩海域钻探,我国派出大型海监船予以警告驱离,期间越南也派出船舰阻拦施工,出现了四方舰船聚集南沙海域互为驱离局面。

现在南海已不是以中国为一方,东盟国家为另一方,围绕南海油气及渔业资源进行争夺的格局,而是多方投入,互为排斥的博弈。中国、越南、马来西亚、印尼四方在南沙西南海域互相对峙,互相驱离,明争暗斗已公开化。印尼对手不只是中国,越南,马来西亚也加入进来,形成多国混战局面。尽管中国与东盟已就《南海行为准则》磋商文本达成一致,但是东盟成员印尼、马来西亚、越南因纳土纳一带海域渔业争议而产生内斗,很难抱团一致对付中国了,南海争议已成为世界上海洋权益最复杂最尖锐的海区。中国要在这种异常复杂的形势下,维护好自己的海洋权益,首要任务是做好自我,强大自我。把握时机,保持定力。才能掌握主动,因势利导,导向对我有利的方向发展。

\
\